星星之火 开始燎原——专访弼兴知识产权服务团队

总第153期 刘淑均 China IP发表,[其他]文章

  “科技兴,知产护;律所立,弼兴出。弼,辅也;兴,起也。弼兴者,兴利除弊、辅翼客户发展也。团队草创之时,屋不过一间,冠者五六人;公司始立之初,苦练内功于暗室,不求闻达于业界。如芝兰生於深林,不以无人以不芳。创立至今,凡两千余日,员工逾百,咸来合作……”2019年3月13日,即弼兴成立六周年之日,这篇《弼兴赋》发表在“弼兴法律及知识产权”微信公众号上。作者黄益澍律师借古书今,道尽了弼兴知识产权服务团队自成立以来的努力与成长。

  弼兴知识产权服务团队成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上海,兼具专利商标代理资格,目前拥有律师、专利代理师等法律专家和技术专家近150人。弼兴以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为特色,业务领域涵盖公司治理、知识产权、外商投资、境外投资、企业并购、结构融资与证券、税务以及劳动法务等方面。目前,弼兴已经与全球上百个国家和地区的律所、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建立了业务合作,业务遍及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印度、俄罗斯、马来西亚、巴西、墨西哥、阿联酋、埃及、南非、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等,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充分利用当地法律资源以解决当地的法律问题。

  炎炎夏日,ChinaIP记者再次拜访了弼兴,聆听弼兴过去一年的成就与荣耀。走进弼兴,记者感到这里变得有些拥挤,大厅里塞满了一个个工作“格子”,合伙人们的办公室也挤下了两、三张办公桌。记者在会客室见到了弼兴的创始合伙人薛琦、管理合伙人朱水平,高级合伙人王卫彬、钟华、杨东明、尤佳、余化鹏、叶琏刚,以及三位新晋合伙人罗朗、徐婕超、李婕。刚刚从欧洲出差回来的薛琦精神奕奕,他告诉ChinaIP记者,“今年是弼兴六年来变化最大的一年,仅在人员招聘上,便已经招收了40余人;从2018年8月起,几乎每周都有新人入职弼兴。”快速发展伴随的人员增长,造成了事务所内如今“人才挤挤”的景象。薛琦向ChinaIP记者透露,下一步,弼兴已把扩大工作场地提上日程。

  繁茂专业之树客户自来

  薛琦告诉记者,这几年他一直在“守株待兔”。“没有哪个猎人会追着兔子跑”。薛琦说道。在他看来,弼兴坚守的这棵“树”就是专业。“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认真培育自身的专业能力。当专业之‘树’枝繁叶茂了,客户自然而然便会找上门来。”

  据国内专利代理部负责人余化鹏介绍,独特的质检体系,是弼兴多年来保障专利代理师专业水准的“法宝”。弼兴的质检体系仿自国家专利局,分为形式质检和实质质检。形式质检多为文件形式的审核,而实质质检则偏向于业务实质,比如授予专利权的实质性条件的审查。她表示:“这一质检体系,一方面有利于保证弼兴的案件质量,另一方面则有助于把控专利代理师的业务水平。我们把质检管理体系嵌合进专利代理师培训的升级考核中,通过实际质检对代理师的业务水平进行评估,保证案件处理的能力和水平。”

  在案件处理上,弼兴在专利复审、无效方面一直走在行业前列。高级合伙人杨东明向记者道出了弼兴在这一业务上的独到之处:“在检索方面,我们会结合宣告无效的专利文件进行多方面的检索,检索范围除了专利文件、非专利文献,还包括行业的期刊论文、使用公开的现有技术——例如销售公开、展会公开,以实现国内外、全方位、多角度、多语种的证据收集。证据收集完成后,我们会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例如研究无效法条之间的相互关系、相互影响。”杨东明特别强调了口头审理的重要性,“口头审理是无效宣告程序中很重要的环节,我们在准备时会进行演练,分别扮演成无效宣告请求人的代理人和专利权人的代理人,提前找出口头审理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并找到应对方案,以保证口头审理环节达到最好的效果。”这些做法在实践中也取得了良好成效——迄今为止,在其代理的多起案件中,杨东明及团队都成功都成功使对方的专利在口头审理中被法官当庭宣告无效。

  专利无效案件中的请求人与被请求人(专利权人)的关系好比矛与盾,弼兴的代理人也常常在矛盾之间转换。无论是作为请求人还是被请求人的代理人,他们都有着不少成功案例。弼兴高级合伙人王卫彬曾成功代理国内化工医药领域第一起以不符合《专利法》“保密审查”规定而提出的专利无效请求案,他作为被请求人的代理人,成功地帮助专利权人维持了专利权有效。谈起这件“第一案”的典型意义,王卫彬总结道:“第一,该案明确了《专利法》第20条‘保密审查’规定中,无效请求人需承担举证责任,证明发明的完成地在中国境内,且需提供明确并且强有力的证据加以证明;第二,该案明确,即使无效请求人提供的证据可以让人怀疑发明的完成地不在境内,证明发明完成地的举证责任也不能轻易转向专利权人;第三,该案明确,判断‘发明的完成’,要将专利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实际完成的技术方案(往往记录在实验记录本中)进行对比,判断其实质性内容是否相同。”在王卫彬看来,该案的成功离不开对技术和法律两个方面的深刻理解。“专利案件的核心就是技术比对,代理人对于专业的理解必须要达到一定的深度,这是其代理专利案件的基础。没有技术背景的代理人,是无法胜任这项工作的。此外,代理人对于专利制度的透彻理解与掌握也非常重要。特别在新类型案件中,要让专利复审委员会理解并接受我方的观点和逻辑,就更需要代理人对实体法和程序法有全面的理解和认识。”

  刚刚过去的2018年中,涉外业务是王卫彬的另一大工作重点。“去年,我们的涉外业务分为从内到外和从外到内两种方式。就从内到外而言,基于在生化医药领域的专业水平,我们又拓展了很多新客户,其中包括不少大客户,他们的很多专利涉及PCT申请及进入外国国家阶段。除此之外,在机械电子等其他领域,弼兴的既有客户经过多年的积累,也开始走向海外,进行相应的海外布局。”谈及从外到内的客户增长,王卫彬坦言,“与其他在成立早期就积累了大量外国客户的同行律所不同,弼兴是通过为国内高端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形成示范作用,从而吸引外国客户的青睐。2018年,弼兴的外国客户数量明显增长。如今,越来越多的外国客户纷纷委托我们完成相关的中国知识产权实务的处理。”

  “为客户提供知识产权生命周期的全方位服务”是弼兴始终坚持的重要理念。作为专利业务辅助的弼兴商标版权部和法律部如今也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当前,弼兴的商标申请案件数量正以每年20%的高速增长。”高级合伙人尤佳向记者介绍,“我们的团队配置优质且稳定,代理人多为律师,其中三位同事有着英国、德国的海外留学背景,所有的同事在专业度上都有过硬的保障。”基于客户的需求,弼兴法律部在劳动仲裁、合同等方面的业务也有所扩张。

  千人千面实现精细化管理

  “对于弼兴而言,2018年是改革之年。”弼兴的管理合伙人朱水平向ChinaIP记者说道,“如今,弼兴的人员规模已经扩张到近150人,原有的公司化管理体制已经不足以支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专门聘请了针对企业战略管理的咨询公司,帮助弼兴建立能够适应长远发展的框架性制度。”据透露,这一新制度目前已经完成了前期的调研诊断、发展战略梳理、组织岗位体系设计、任职资格体系设计等事项,接下来将在弼兴内部实现落地执行。“当然,这不过是未来三到五年的战略方向。接下来,弼兴还要根据外部及内部环境变化进行调整。以前,我们在业务发展方向上是多头出击;而现在,我们将明确地以知识产权代理及涉外业务、知识产权诉讼、检索分析类业务为发展重点,并将为客户提供从前端检索、定位设计、技术方案到后期战略运营的全方位知识产权法律业务作为整体定位。”

  经过六年的发展,调整组织架构的重要性对弼兴而言也日益突出。弼兴在此方面作出的最重要举措,便是将原属于专利部的涉外专利代理业务,新设立为一个独立事业部——涉外专利部。为了明确职能,检索分析部也从专利部分离独立。“在为客户服务上,弼兴原有的行政客户管理服务部和流程管理部都有和客户直接对接的服务,但这种职能交叉却往往导致客户产生混淆,降低了工作效率。”朱水平接下来向ChinaIP记者描绘了弼兴新的组织设计:“现在,我们将客户管理服务部与流程管理部合并,给予客户更好的体验。除此之外,我们对内部流程也进行了简化,提升了团队工作的整体性和协调性。“

  为了调动员工的主观能动性,弼兴也对任职资格体系进行了优化,进一步明确权责、透明化晋升机制。在人才培养上,弼兴将律师、代理人的职业生涯通道全部打开,分为管理系和专业系,新人们可以根据自身的特点选择任一发展方向,依据预设的等级向上晋升。谈及这一晋升制度的设定,朱水平指出:“过去,新人们常常认为,往专业方向发展的话,很快就会抵达天花板,不如向管理方向发展,所以就一股脑儿地走管理方向。开展多通道发展后,无论走哪一条路,同样的等级薪酬均相同,大家便能够更均衡地选择发展方向。”朱水平表示,这些制度的制定完善,都是弼兴多年积累的结果,也将成为弼兴后续发展新部门的借鉴。“目前这些制度已经初见成效,当它们全部落地以后,整个弼兴就会像一整台机器一样运转。”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的发明专利申请量下降9.4%,但弼兴代理的发明专利申请却不降反升。朱水平坦言:“一般来说,发明专利是专业水准的体现。发明专利申请数据的增势,不仅得益于弼兴在专业化和质量上的相对优势,也与我们在人才引进上的专业化和国际化标准息息相关。现在,新加入弼兴的成员不仅多是‘海归’,其中很多人还同时精通法、德、日、韩等多国语言。”

  谈及人才培养,不得不提弼兴独特的培训制度。据介绍,每一个新人进入弼兴,都会先进行三个月的集中培训。高级合伙人钟华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如此长时间的新人培训,在整个行业内都是不多见的。这是我们十几年积累的结果。早期,弼兴的培训课程多为梳理专利代理基本知识点的讲座。而在经过十多年的经验累积后,我们已经形成了全套培训课程,共分为45个主题,每个主题安排两至三小时的讲解时间,由浅入深。弼兴的前辈们从法条的含义、解释的标准讲到实践的操作,再讲到实践与理论的不同,以及不同专利流程之不同阶段的操作等,从而全面系统地将一个纯理工背景的工科新人领进专利代理行业。”

  目前,弼兴共有三大业务部门:专利部、商标版权部和法律部。各个业务部门内部也会进行专业知识的总结交流,时间和形式由各部门自行制定。“很多知识都是通过实践经验获得的,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是宝贵的经验,总结这些经验,都有利于提升整个部门的业务能力。”除了内部学习和交流,每个弼兴人还都要做一次公开讲座的主讲人。钟华告诉记者:“我们每周都要开展公开讲座,从流程人员到代理人、律师,每个人都要参与。讲座向弼兴的内部人员和客户开放,内容多为实务总结和前沿问题研究。这种方式不仅锻炼了大家的学习能力,也具有较强的交流价值,吸引了更多的客户了解弼兴、信任弼兴。”近年来,弼兴的国际化程度不断提升,常常有外所律师来到弼兴做讲座,共享知识、交流观点。钟华特别强调:“我们的培训和讲座不仅面对内部人员和客户,也面向同行开放。分享,一直是弼兴的核心理念之一。”

  多种培训制度的建立,体现着薛琦对于弼兴长远发展的深思熟虑。“一个团队不能只有我一个人专业水准高。如果弼兴的所有人和我具有同样的专业水准,甚至比我更高,那弼兴必定能发挥巨大的能量。这是我,也是整个弼兴始终追求的目标。”薛琦总结道。

  志同道合脚踏实地共谋发展

  两年前,在接受ChinaIP记者采访时,薛琦曾表示要“努力将弼兴建成知识产权领域的‘延安’”。回忆起这句豪言,薛琦坦言:“当时的弼兴实力尚弱,但我认为,星星之火也可燎原。那时候,我们整个团队才六七十人;而仅仅两年的时间,弼兴就实现了人员规模翻番的成就。这不是‘虚增虚胖’,而是弼兴稳扎稳打的结果。每一位新进的人员都具有很高的资质和水平,对于弼兴未来的发展,他们也有一致的想法。”

  叶琏刚是2019年4月刚刚加入弼兴的高级合伙人,这位兼具美国专利律师和专利代理师双资质的法律博士,从认识弼兴到加入弼兴仅仅花了两个月。谈起加入弼兴的经历,他颇为感叹:“我和薛老师的认识是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当时来到弼兴,我进门就被墙上的弼兴核心价值观——‘一二三四五’吸引了。所谓‘一二三四五’,就是“一改”,改变自己;“二不”,不比较、不计较;“三好”,说好话、做好事、存好心;“四给”,给人方便、给人欢喜、给人信心、给人希望;“五心”,慈悲之心、感恩之心、分享之心、进取之心、平和之心。“加入弼兴后,叶琏刚马不停蹄地在美国休斯敦帮助弼兴开设了分所。他表示:“分所的开设将大大提升弼兴涉外专利代理业务效率,同时为客户节省专利申请成本。以前,要完成客户委托的国际申请业务,我们往往需要与外所合作,但现在,我们可以通过分所完成好这些业务。”据悉,当前,叶琏刚还在积极为弼兴开拓欧洲、印度、南非等国家或地区的业务。

  弼兴合伙人团队的三位新成员——罗朗、徐婕超和李婕也向ChinaIP记者谈起了自己在弼兴的工作感受。罗朗是电学领域的资深代理师,从华东理工大学毕业后便进入弼兴工作,目前主要为高端客户提供专利业务服务。徐婕超的工作重点则在涉外业务,早期是国内一线专利代理师的她在转向涉外专利代理业务后,与外所和国外客户有了更加近距离的接触。“在今年的INTA年会中,我们与很多外所建立了友好关系,也寻找到了更多的合作伙伴和商机。”徐婕超说道。有着12年专利流程管理经验、原为弼兴部门主管的李婕则表示:“身份的转变要求我更具有全局观。今后,我会努力跳出原有的思维方式、调整原有的问题解决方式,在合伙人的位置上为弼兴发展作出更多贡献。”

  “进入2019年后,弼兴的发展越来越快。这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弼兴前六年经验积淀的结果。对于未来的发展,弼兴也抱着强烈的自信。怀着平和之心,脚踏实地地走好每一步,弼兴过去六年一直是这么做的,今后,弼兴也不会忘记这份初心。”薛琦最后总结道。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


激情欧美